巴慰祖
巴慰祖(1744--1793)字隽堂、晋唐。号予籍,子安、莲舫等。安徽歙县渔梁人。与程邃、胡唐、汪肇龙为“歙四子”。清代篆刻家。富收藏,通文艺。篆刻,工整秀劲,构思极精,受汪关、林皋影响较大,但自成面目。印款多用行楷,清秀明快。 巴慰祖[清](一七四四―一七九三)字予藉,一字子安,号晋堂,一作隽堂,又号莲舫,歙(今安徽歙县)人。官候补中书。少读书,无所不好,亦无所不能。弆藏法书、名画、钟鼎、尊彝甚伙。时伪作古器,脱手如数百年物,虽精鉴者莫能辨。尝制铜都承盘,字体抚散氏盘酷似。所画山水、花鸟皆工,然不耐皴染,成幅者绝少。人得其残稿,独珍重爱惜之。乾隆三十一年(一七六六)作疏林茅屋图,载艺林旬刊。刻印宗穆倩(程邃),务穷其学。帝及钟鼎款识,秦汉石刻,遂工隶书,劲险飞动,有建宁、延熹遗意。卒于扬州,年五十。《广印人传、画友录、中国艺术家徵略、歙县志、述学》

巴慰祖[](一七四四一七九三)字予藉,一字子安,号晋堂,一作隽堂,又号莲舫,徽州歙(今黄山市歙县)人。官候补中书。少读书,无所不好,亦无所不能。弆藏法书、名画、钟鼎、尊彝甚伙。时伪作古器,脱手如数百年物,虽精鉴者莫能辨。尝制铜都承盘,字体抚散氏盘酷似。所画山水、花鸟皆工,然不耐皴染,成幅者绝少。人得其残稿,独珍重爱惜之。

乾隆三十一年(一七六六)作疏林茅屋图,载艺林旬刊。刻印宗穆倩(程邃),务穷其学。帝及钟鼎款识,秦汉石刻,遂工隶书,劲险飞动,有建宁、延熹遗意。卒于扬州,年五十。《广印人传、画友录、中国艺术家徵略、歙县志、述学》篆刻

清代篆刻家。善仿青铜器。他浸淫秦汉,曾摹过很多汉印,得古茂之气,也力学六朝唐宋朱文,因此他的篆刻工致秀劲、章法构思精密又富于变化有自己面目。在皖南影响很大,其外甥胡唐最得其法,风格更加婉约。他有《四香堂摹印》、《百寿图印谱》留传,能得汉印精髓。过去因他作品极少而被列为皖派,但在战后发现的原印看来,与程邃的风格是不同的。

艺术成就

巴慰祖治印初学皖派大师程邃,后来改学汉代古印,构思奇巧、章法缜密,得汉印之神而又有自己的艺术特色,卓然成为篆刻大家。他的印作构思精巧,工致挺秀,章法多样,富于变化。他继程邃而后起,印风与程邃相近,风格却更为淳朴规范,典雅工稳,有流畅挺秀、工致细润的美感。后人赞他的印章"巧工引手,冥合自然,览之者终日不能穷其趣"

他的篆刻喜用"涩刀",直追秦汉,境界甚高,成为清代中期一位声名显赫的篆刻大家。巴慰祖临摹古印,浸淫秦汉,功底非凡,得汉印之神而又有自己的特色。巴慰祖自刻的"莲舫"铜印一枚,庄严典重,温厚静穆,上密下疏,平稳自然。他制作的朱文印"遗稿天留",石质雕刻精美,印文构造精密,线条畅达,神采飞扬,具金石意趣。白文印"深得酒仙三昧",为寿山红半山巧色巧雕双狮钮印章,工整秀劲,构思极精,字体紧凑,疏中有密,笔道变化多端,朱底厚重,白底跃动,耐人玩味。巴慰祖作印,无论朱白、无论大小,皆能紧紧把握住稳健、静穆的格调,无丝毫浮躁之气。因而,他比当时的印家更多了一分深邃感。这应该与他力摹古玺汉印,仿制青铜彝器,琢砚造墨,长期把玩上古器物,心摹手追大有关系。巴慰祖著有《四香堂摹印》、《百寿图印谱》留传。


巴慰祖隶书轴

巴慰祖的隶书怎么样,其实写好隶书只要了解以下几点,就能有所突破:

一、端庄平正

隶书结构以扁方为主,长形和方形为辅,字势取横向,横平竖直,间距匀称,四方饱满,平稳古雅,雄浑敦厚。如“空、者、聖(圣)”等字。

二、波磔飞动

波磔是隶书最具代表性的笔画。波就是横画末端的挑势,磔则是捺画尾部得挑笔。通常一个字中只能出现一个波或磔,即古人所说的“燕燕不双飞”。由于波磔形态的装饰性和艺术独特性决定了隶书的体态和造型,因此隶书结构多疏朗飘逸,生动活泼。如“君、无、是”等字。

三、左右伸展

左右伸展是隶书结构的主要特征之一,即中宫收紧,两翼开张。带钩的字,通常左钩如撇,右钩如捺;撇捺相交的字,则分势匀称,形如“雁展双翅”,饶有情趣,如“孔、鮑(鲍)、奉”等字。

四、富有变化

隶书点画相迎相送,顾盼呼应。如“功”字,线条方圆兼备,粗细交错;如“書(书)”字,上下开合收放相互承接;如“令、皆”字,左右错落起伏,伸缩争让;如“頭(头)、卿”字,行体大小相间,因字立形,“書(书)”字为长形。章法即“字里行间”的局部方法,有大小之分。“小章法”指一个字的结构布局,前面已讲过。“大章法”指通篇整幅的布局,这是本节要讲的内容。

五、章法的形式

章法形式多样,主要有竖成行,横成列;或竖成行,横不成列等。具体地说,一类是纵横均有规则的排列,有界格或无界格,以整体为美,楷书、隶书、篆书多用这种章法;另一类是行距有规则,字距无规则,上下相连,左右错落,行书、草书多用这种章法。

六、章法的要求

字与字之间呼应贯连,行与行之间要顾盼联系,“精神团结,神不外散”,组成一个和谐的整体,富有艺术欣赏价值,使人们从中获得美的享受。